为上海旧改再创辉煌!黄浦一征所征收毕业生

“如果你找到了好工作,早签;如果你没有方向,欢迎加入我们,这是最好的选择之一。”最近,全国劳动模范、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征办征集处处长张国良说,走进直播室,首场“现场秀”拉开帷幕,为400多名应届高校毕业生做了演讲。
 
今年,中国有874万大学毕业生。刚刚结束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要把稳定就业和保障民生放在首位。”就业是民生,旧改也是民生。两者携手并进,可能会激发更多的创新。作为国有企业,我们应该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张国良在开幕式部分表示:今年公司将把招聘计划从50人增加到100人,这是为新大学生做好的准备。
 
黄埔仪征所属的上海永业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戴金良说,大学生有助于丰富旧的改革队伍,为旧的改革带来新的氛围。防疫工作越来越普遍。集团积极增加应届毕业生就业岗位,承担起做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
 
给老改革班子注入活力
 
旧的改革是什么?直播一开始,张国良就介绍了新招聘岗位的工作内容。旧改是城市更新的一个环节,主要是重建上海旧城区,帮助更多困难家庭改善居住环境。”老的改革人员做了什么?”张国良自问:主要是做好居民的思想工作,帮助老改涉及的家庭做好搬迁安置工作。
 
谈到旧的改革,张国梁有很多话要说。旧的改革税被称为“世界上最困难的”。上世纪80年代,张国良偶然成为收藏家。他工作了30多年。参与组织搬迁近4万户,面积100多万平方米。
 
“一开始,参与征地拆迁的人员多为4050人。他们的素质不高,操作随意,导致居民之间产生不信任甚至冲突”,张国良回忆说,2007年,他率先尝试招收大学生,并为征集队“换血”。
 
“大学生能做什么?”你能留住大学生吗?”这一尝试引起了许多问题。对此,张国良坚持选拔有经验的收藏大师,对首批大学生进行封闭式培训。2009年,首批受训大学生在建国东路390号地块就职,一战成名,建国东路390号地块率先在上海进行“两轮咨询制”和“几块砖+套保底”试点。
 
吕斌是首批大学生之一。他参加建国东路390地块旧改时,遇到的最困难的难题是一个孩子姓的家庭。由于家庭成员多,居住面积小,他们一直不愿签字。吕斌每隔三到五天就到这所房子里来,和孩子们的家人聊天,解释旧的改革政策。签约的最后一天,童家的儿子童子伟对吕斌说:“我不相信‘阳光搬迁’真的能落地。迁居的居民会得到更多的补偿吗?我想成为贵公司的主管。”
 
2009年,张国梁试图推出“阳光征集”政策,并需要开发新的制度。就在张国良寻找网络研发公司的时候,刚招进来的大学生李瑞良说:“我对编程很感兴趣。你能试试吗?”李瑞良2007年毕业于上海大学化学系。考虑到专业对口人都在郊区,他在朋友的建议下,参加了黄浦区第一个收藏办公室的招聘,并通过了招聘。”在大学里,我喜欢玩电脑游戏和理解一些编程语言。”后来,他回忆说,他召集了三四个对编程感兴趣的同事一起编写程序。短短一个月,他研制并发布了第一代“电子签名与信息查询系统”。通过这个系统,居民可以输入自己的信息,查询自己的补偿清单。现在,系统已经升级了很多次。最新版本的触摸屏4.0可以让居民随时随地通过手机查询老基地所有居民的相关搬迁信息,在上海的老基地随处可见。
 
50分钟的演讲充满了真理
 
“你可以上网查询我们公司的信息,有好的信息和负面的信息。请多看一看。”“我们不是最好的公司,但我们可以为大学生提供最好的培训平台”在直播中,张国良说出了实情,“你是天子,你会有自己的分析和判断。我真的下不了决心。我可以问老师或家长。”
 
“和其他很多公司一样,当我看到员工做错事情时,我会非常挑剔。”张国良和讲座上的大学生们非常坦诚地说,“如果你在入职后因为做错事情而受到批评,不要感到委屈,你可以及时改进。”。不要因为老板的批评而辞职,尤其是在工作的头两年。”张国良笑着说,很多老板都有自己的个性,批评员工是不对的;如果因为一次批评而跳槽,很难找到更合适的职位,所以最好努力工作,积累更多的工作经验。
 
“如果你在公司工作两年多,我会大声对你说:恭喜你,你经历了各种锻炼和考试,是非常优秀的人才。这时,如果你愿意找一份更好的工作或去学习,公司会积极提供各种便利;如果你愿意留下来继续工作,我会指导你如何成为一名研究人才。”张国良笑着说,“我只想告诉大学生大道理、大白话,供他们参考、判断,最后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们正在寻找应届毕业生,不仅限于专业,唯一的门槛是:基本了解上海话。”张国良说,征集工作主要是针对老城厢的居民。许多老人只能说上海话,因此要求工作人员懂上海话。”事实上,收集工作需要大量的法律知识。张国良自信地说:“只要应届毕业生在工作中保持学习和学习的态度,我相信他们很快就能适应。”。
 
大学生为旧改居民送上贴心服务
 
为上海旧改革创造新辉煌
 
每户人员、住房面积、补偿结果、住房资源等各类信息向社会公开,随时接受居民和外界的监督,这一“阳光征费”已遍及全国。其实,这是张国梁创新的旧改革举措之一。
 
每推出一个新的地块,第一轮征求意见都会获得很高的通过率,而第二轮征求意见会遇到很多困难,一些支持的人不愿意签字。为什么?张国良在近20年的工作中发现,征地涉及居民切身利益,信息不透明会引发诸多猜疑。搬迁居民有三个担心:一是过程不透明,二是补偿不合理,三是安置房不方便。
 
为此,张国梁创新“阳光征集”举措,公布了所有搬迁居民的信息。前后标准一致,提前搬迁的居民不会吃亏。经过多年的探索,上海形成了“几块砖加一套底”的新型征集机制“数砖”:在被拆迁房屋补偿的基础上,形成统一、严格的补助标准,避免原有“数头”造成的不透明和不公平;“套型保底”是保障安置后仍有困难的居民的保底,保证居民有自己的房子。
 
张国良还主动向居民公布手机号码,邀请专业律师坐在搬迁基地,并邀请居民“回娘家”。世博会搬迁后,他邀请了40多名最早签了合同的居民回“娘家”检验是否公平,并询问他们是否不满。
 
“年轻的大学生是有积极性和创造性的群体。我计划亲自教授今年招收的100名大学生,与他们一起创造新的辉煌。”张国良说,今年,他不仅要扩大招聘名额,还要开设工作示范工作室,与年轻人探讨工作中的“疑难问题”,通过课题研究,培养更多有思想的人才。
 
“下班后,公司有很多好处”,张国良说,如果你是非上海籍毕业生或住在偏远郊区,可以申请公司宿舍;如果你喜欢足球、篮球等运动,公司的各种体育俱乐部都在向你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