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城市“抢人”看作户籍制度改革的客观方向

零门槛落户、购房补贴、人才住房⋯⋯2020年,各大城市频频出手,发布落户、生活补贴、购房租房补贴等各种抢人大招。
 
在陆铭看来,与其把落户政策的逐渐放宽认为是城市在“抢人”,更应该把它看作是户籍制度改革的一个客观方向。在下一轮中国城市之间的竞争当中,各大城市应该更加注重的是,靠政策吸引来了人后,想要可持续性地留住人,关键在于城市是否有相应的产业、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居住的环境。
 
零门槛落户、购房补贴、人才住房⋯⋯2020年,各大城市频频出手,发布落户、生活补贴、购房租房补贴等各种抢人大招。
 
据贝壳研究院不完全统计,2020年,全国共计21省市33次出台人才落户类政策,包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以及苏州、宁波等强二线城市。落户政策的调整主要体现在放宽对人才的界定条件,降低落户的门槛,有些城市还对落户给予了一定的补贴。
 
而一些二线和三四线城市则全面放宽了落户政策。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全国共计8省、10座二线城市、11座三四线城市发布了非户籍人口落户全面放宽的政策。
 
不仅是二三四线城市抢人积极,一线城市也加入了抢人大战。2020年9月,上海发布《2020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4校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直接落户。
 
而广州的“差别化入户”堪称是史上最宽松的一线城市落户政策,只需满足大专或技校学历,社保满一年,年龄在28岁及以下,就能在广州白云区、黄埔区、花都区、番禺区、南沙区、从化区和增城区7个行政区实现落户。
 
本来就在落户方面较为宽松的深圳也在2021年初发布了政策,逐步推进租赁住房在积分入户政策中与购买住房享受同等待遇。
 
从降低落户门槛到部分城市实行“0门槛”落户,不难发现,落户越来越不局限于人才,而是趋向更大范围。在大多数二三四线城市,随着各大城市对人才的渴望程度日益加深,户籍将不再是阻碍人口流动的门槛。
 
落户政策的持续松动与中国户籍制度改革的推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020年4月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督促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同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特别是要推动超大、特大城市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探索推动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
 
在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看来,与其把落户政策的逐渐放宽认为是城市在“抢人”,更应该把它看作是户籍制度改革的一个客观方向。
 
中国当前城区常住人口在500万以下的城市基本都已经放开户籍,下一轮则是一些特大和超大城市户籍制度的进一步的改革。陆铭表示:“特大和超大城市户籍放宽吸引人才,这也是未来整个国家户籍制度改革的大方向。”
 
他同时提到,在下一轮中国城市之间的竞争当中,各大城市应该更加注重的是,靠政策吸引来了人后,想要可持续性地留住人,关键在于城市是否有相应的产业、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居住的环境。
 
环境质量、房价、公共服务水平、营商环境、政企关系等各类综合品质的提升对城市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想吸引年轻人,要注重城市的消费品质,特别是城市综合服务和文化生活娱乐产业的提升和打造。而青年人恰恰也是城市很多新兴产业发展的核心动能。
 
“人是经济发展最终的服务对象。各地政府需要转变观念,不能把人仅仅当作一个生产者,应该把人当作是一个消费者和服务对象来对待,这样才能真正形成对人的吸引力。”陆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