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校初的故事告诉我们:台湾户口有多难拿

这是发生在台湾机场的骨肉分离的真实而令人心碎的故事。
 
两岸都有这样一个家庭,父亲来自台湾,母亲来自中国大陆,还有两个孩子。母亲已取得台湾户籍,姐姐在台湾出生时已取得台湾户籍。只有第二胎罗校初(不详男女)在大陆出生,户口已在大陆落地,尚未取得台湾户籍。这家人一直住在台湾。春节期间,母亲带着两个孩子去大陆看望父母。她回到台湾时,在机场遇到了麻烦。台湾当局说,母亲和姐妹有台湾户籍,可以入境,而罗校初不能入境。
 
罗校初的父亲忧心忡忡,四处求援,其中包括台北市国民党党员罗志强。作为会员,罗志强只能发出申诉和质询,却不能提供实质性帮助。事情的结局是,罗校初的母亲和两个孩子在机场等了一天一夜之后,她被迫乘飞机返回大陆。
 
这个故事在台湾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被媒体称为“罗校初乱象”。为了平息“罗校初乱象”,陈世忠,台湾的一位主要官员
 
衰老的意思是吞下你用眼泪酿制的苦酒。谁让罗校初不离开户口在台湾?你活该!
 
户口优于血型,导致与美眉家分离。这次分居的利弊,小编没有讨论。小编昨天的评论分析得很清楚。
 
小编今天想说为什么罗校初没有台湾的户口,要想获得台湾的户口有多难。
 
新党的侯汉庭先生,谢谢你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
 
据侯先生介绍,罗校初没有台湾的户口,必须要做还是不做。
 
台湾的相关规定如下。大陆新娘(大陆配偶)在大陆出生的子女,要取得台湾户口,必须先在台湾停留4年,再申请长期居留,再停留2年,才能取得台湾身份证。长期居住有配额限制,每年只有300人。
 
台湾“陆委会”一位主任说:“根据过去的经验,可能需要6至7年的时间才能保持一致。”。而如果台湾人想从陆沛领养自己的孩子,每年的限制甚至更小,只有12个地方可住。”
 
由于长期居留地数量有限,中国大陆很多孩子只能以“长期探访证”的身份在台湾生活学习,排队长期居留,两年后再申请身份证。
 
有消息支持侯汉庭的说法。
 
在台湾拒绝让所有未在台湾登记的孩子入境后,那些原本居住在台湾的孩子立刻面临着如何在课后学习的问题。据媒体报道,蔡英文的返台政策将阻止约2000名非台湾籍儿童返校。台湾“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表示,台湾将邀请3所台湾商学院提供远程教学资源,让这些土地分配的孩子在返台前做好学习准备。同时,有医疗需要的人也会要求海基基金会和“医保部”了解需求,并提供必要的帮助。
 
一年有300个名额,大概排6到7年,大概是2000个。
 
小编不知道这个故事的当事人罗校初是什么样的国家,持“长期探亲证”,取得“长期居留证”,或者已经过了长期居留期,但还没有满两年。总之,他(她)在台湾尚未取得户口,已被台湾拒绝。
 
看来罗校初要拿到台湾的户口真的很难。
 
现在我们也知道,台湾卫生防疫署官员陈世忠含沙射影地说,陆沛的孩子不配得到户口,他们只是在撒谎!
 
“罗校初起义”后,支持民进党的台湾网民停止工作,开始充实罗校初,在发现新大陆的同时,也指出了问题的所谓“根源”。
 
根据这名台湾网友的调查,罗校初没有台湾户口的原因,并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因为罗校初出生在北京,跟北京户口,还有北京户口,比台湾户口好多了!
 
小编没有办法判断北京户口和台湾户口哪个更好,但是这两个户口之间有区别。
 
北京的户口就是这样。只要一对夫妇是北京人,孩子就可以离开户口在北京。
 
从这个角度来看,北京户口确实比台湾好。
 
因为北京的户口政策不会导致骨肉分离。